欢言尽

中土世界超有趣!最爱蘑菇安~

【八卦】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1)

边记笔记边开脑洞,涉及Home12 和UT书。

章一 自由的小精灵凯勒布理鹏今天就要和姑父翻脸!


凯勒布理鹏曾有千变万化的身世:

小托:Like Gil-galad, Celebrimbor was a figure first appearing in The Lord of the Rings whose  origin  my father changed again and again.

版本A :

加拉德瑞尔与凯勒鹏的同伴中,有一位名叫凯勒布林博的诺多族巧匠(此处他被写成是刚多林的幸存者之一,曾经位列图尓巩麾下最伟大的巧匠当中。然而文稿依照晚期故事进行了修订,将他设定为费艾诺的后代)。

基于这篇文稿的重述:

索隆对珠宝匠公会的掌握变得越来越牢固,最后竟说服他们起而反抗加拉德瑞尔与凯勒博恩,夺取埃瑞吉安的统治权,这大约发生在第二纪元1350至1400年之间。此后,加拉德瑞尔带着阿姆洛斯和凯勒布莉安离开了埃瑞吉安,穿过卡扎督姆,去了罗瑞南德。凯勒博恩不愿进入矮人的城邦,留在了埃瑞吉安,受到凯勒布林博漠视。加拉德瑞尔开始领导罗瑞南德,并防备着索隆。

——《未完的传说》《关于加拉德瑞尔与凯勒博恩》

Keywords:诺多;费艾诺后代;凯勒布理鹏不理凯勒鹏

 

版本B:

著名的凯勒布理鹏,那位在第二纪元对抗索伦,保护伊瑞詹的英勇守卫者,本是陪伴凯勒鹏流亡海外的三位帖勒瑞之一。他是一名伟大的巧匠,被摩瑞亚发现神奇金属秘银的传闻所吸引,去了伊瑞詹。

Keywords:帖勒瑞;陪伴银树流亡

原文:

CommonEldarin had a base KWAR 'press together, squeeze, wring'.  A derivative was *kwara: Quenya  quar, Telerin par, Sindarin paur. This may be translated 'fist', though itschief use was in reference to the tightly closed hand as in using an implementor a craft-tool rather than to the 'fist' as used in punching.  Cf. the name Celebrin-baur > Celebrimbor. Thiswas a Sindarized form of Telerin Telperimpar (Quenya Tyelpinquar). It was afrequent name among the Teleri, who in addition to navigation and ship-buildingwere also renowned as silver- smiths.  

Thefamous Celebrimbor, heroic defender of Eregion in the Second Age war againstSauron, was a Teler, one of the three Teleri who accompanied Celeborn into exile. He was a great silver-smith, andwent to Eregion attracted by the rumours of the marvellous metal found in Moria,Moria-silver, to which he gave the name mithril.

——《The People of Middle-Earth》《Of Dwarves and Man》

 

翻船现场:

银树:侄子你不能这样,你是帖勒瑞的时候咱俩关系可好了!

摊牌:姑父你想开点,好歹这回还不是情敌呢。(掏出版本C)

 

版本C:

另一种说法则是这样:很久以前,索隆尚未蛊惑埃瑞吉安的巧匠时,加拉德瑞尔去了那地,对精灵巧匠之首凯勒布林博说:“我在中洲感到哀伤,因我所钟爱的绿叶零落,鲜花凋谢,我所生活的土地因而充满了遗憾,纵是春天也无法纾解。”

“埃尔达既然依恋中洲,还能指望什么别的结果?”凯勒布林博说,“那你是否将渡海而去?”

“不,”她答道,“安格罗德已逝,艾格诺尔已逝,费拉贡德也已离世;菲纳芬的子女,在世者惟余我一人。但我心高傲依旧。菲纳芬的金发家族何辜,竟至要我向维拉祈求宽恕?蒙福的阿门洲既是我的故土,却要我为一个海上的小岛满足?在这里,我更强大。”

“那你有何打算?”凯勒布林博问。

她答道:“我想要身边有不死的草木陪伴——就在这里,在属于我的土地上。埃尔达的巧艺如今安在?”

凯勒布林博说:“埃雅仁迪尔的宝石如今何在?琢造宝石的埃奈第尔也已离去。”加拉德瑞尔说:“他们和几乎所有美好之物一样,已经渡海而去。难道中洲就要从此永远衰落消亡?”

“我认为,中洲的命运确实如此。”凯勒布林博说,“但你知道我爱你(虽然你选择了树木家族的凯勒博恩),我会为这份爱倾尽全力,倘若我的技艺能有幸减轻你的悲伤。”

这份手稿的某些特别之处与《关于加拉德瑞尔与凯勒博恩》相合,很可能写于相同或略早一些的时期。本文中凯勒布林博又成了刚多林的珠宝匠,而非费艾诺一系出身。

——《未完的传说》《埃莱萨》

Keywords:贡多林的珠宝匠;爱慕加拉德瑞尔

 

翻船后续:

银树:……没事牌,不就是漠视吗?姑父扛得住!

摊牌:→_→

友谊的小船又晃晃悠悠漂了起来。

庆哥:凯勒布理鹏,我有事找你。                      

摊牌:惊恐.jpg

庆哥:好孩子不要紧张,你看这个。(掏出版本D)

 

版本D:

如今,伊瑞詹的子民熟知并使用费艾诺的字母[大概是指腾格瓦字母]以及戴隆所创、辛达精灵完善(后改为使用)的古代“如尼文”[大概是指凯尔沙斯·戴隆体系]。费艾诺的字母早已成为所有“有学问”的人与努曼诺尔定居点联系时普遍使用的一种书写方式。而“如尼文”的普及,毫无疑问,是受到一位声称是戴隆后裔的辛达精灵凯勒布理鹏的影响。

Keywords:辛达,戴隆后裔

原文:

Nowin Eregion not only the Feanorian Script, which had long become a mode ofwriting  generally used (with variousadaptations) among all 'lettered' peoples in contact with the Numenorean settlements,but also the ancient 'runic' alphabet of Daeron elaborated [> used] by theSindar was known and used. This was, nodoubt, due to the influence of Celebrimbor, a Sinda who claimed descent from Daeron.

——《The People of Middle-Earth》《Of Dwarves and Man》

 

摊牌:卧槽?!

银树:卧槽?!

库五:卧槽?!

庆哥:戴隆从前是我儿子,四舍五入一下,凯勒布理鹏是我家的小辈!

盖奶:戴隆!你都干了什么!

戴隆:???我不知道!我失踪了!这,那个,只是claim!和我无关!

库五:儿子,你就这么恨我吗。

摊牌:我不是,我没有!

库五:你恨我,因为你爱芬罗德夫妻。

 

版本E:

看上去,凯勒布理鹏似乎就是库茹芬之子。他虽继承了库茹芬的高超手艺,性情却与他的父亲截然不同(他的母亲拒绝参与叛乱,并与费纳芬的子民一起留在阿门洲)。[凯勒巩、库茹芬、凯勒布理鹏等]作为流亡者住在纳国斯隆德时,凯勒布理鹏对芬罗德夫妻的爱意开始增长。他被自己父亲在纳国斯隆德的行为震惊,不愿与他一起离开。后来,他成了加拉德瑞尔与凯勒鹏的好友。

Keywords:诺多;库茹芬之子;爱着芬罗德夫妻

原文:

Itseems probable that Celebrinbaur (silverfisted, > Celebrimbor) was son of Curufin,but though inheriting his skills he was an Elf of wholly different temper (hismother had refused to take part in the rebellion of Feanor and remained in Amanwith the people of Finarphin). During their dwelling in Nargothrond as refugeeshe had grown to love Finrod and his wife, and was aghast at the  behaviour of his father and would not go withhim. He later became a great friend of Celeborn and Galadriel. 

——《The People of Middle-Earth》《Of Dwarves and Man》

 

库五:你爱芬罗德夫妻,唾弃我与三哥的行径,所以不愿承认自己是库茹芬之子。

摊牌:Atar你醒醒,芬罗德堂叔哪儿有妻子啊!

牙口:扎心了泰尔佩。吉尔吉拉德曾经是我的孩子,那时我有妻子。吉尔吉拉德你妈妈是谁?是阿玛瑞依吗?

星星:您问我,我也不清楚啊。反正您做过我的父亲、大伯、堂叔和堂爷爷,总是我的长辈,其他细节不必在意。

牙口:这孩子真豁达。

库五:但你还是唾弃我的行为,留在了纳国斯隆德。

摊牌:……您那事儿做得实在过分,可我没真没恨得不认您。看个设定而已,Atar不要多心!

银树:泰尔佩是个好孩子,虽然有时会漠视姑父。

摊牌:姑父!求您别添乱了,咱看宝钻行吗?

 

版本F:

在埃瑞吉安,“珠宝冶金匠行会”格怀斯-伊-弥尔丹的匠人,技艺之精湛超过了有史以来除了费艾诺本人以外的所有工匠。而他们当中公认本领最高的,是库茹芬之子凯勒布林博。《精灵宝钻征战史》中记载,库茹芬和凯勒巩被逐出纳国斯隆德时,凯勒布林博与父亲决裂,留了下来。

索伦的提议在伊瑞詹最受欢迎,因为那里的诺多族总是渴望提高自己的技能,增进作品的精妙程度。此外,他们的心境并不平静,因为他们拒绝返回西方,既想留在自己真心热爱的中洲,又想享有那些离去的同族所得的福乐。因此,他们听从索伦之言,从他那里所学甚多,因他知识广博。那段时期,欧斯特-因-埃第尔的工匠技艺精进,作品超越了他们过往的一切发明。他们还斟酌思量,打造了“力量之戒”。由于索伦指导了他们的劳作,他对他们所做的一切了如指掌,他的渴望是给精灵套上一道枷锁,将他们置于自己监控之下。

——《精灵宝钻》《魔戒与第三纪元》

 

银树:感到内心平静,没有和老婆分居,没有被牌漠视。

摊牌:感到内心平静,没有和姑姑夺权,没有苛待姑父。

库五:唉。

摊牌:Atar……

库五:泰尔佩……

安姐:感到内心非常不平静,怎么砍了我这么多戏份。我对珠宝匠公会施展的手段很精彩啊,加拉德瑞尔和凯勒鹏两个手下败将蛤蛤蛤。

摊牌:你TM哪来的,回去回去回虚空坐牢去!

库五:我长刀呢?!我锤子呢?!

牙口:你三哥和欢呢?喊来咬他!

库五:什么就喊我三哥咬他,以为我三哥和你一样用牙打架?

牙口:是你脑补过度吧。

欧透明:库茹芬你又盯着我哥杠?

摊牌:唉别吵架别吵架,打索伦嘛。

安姐:干嘛,设定是大家的,我为什么不能看。下次和我主一起来,气死你们。

盖奶:“他立刻察觉,加拉德瑞尔将是自己最大的对手和障碍,因此致力于安抚她,忍受她的鄙夷……”

安姐:砍得蛮好的,蛮好的……我有事先飘一步你们聊……

凯勒巩:我来了我来了,欢马上到,索伦呢?

牙口:已经溜了。

凯勒巩:芬罗德,欧洛德瑞斯……

牙口:凯勒巩……

欧洛德瑞斯:凯三……

 

下接章二:自由的小精灵凯勒巩今天就要和芬罗德拆伙!


【笔记】索伦和努曼诺尔那点事

出自Home 12, RK附录A版

感想:这个版本真的让人好想哈哈哈,安姐怕不是可爱多吃多了。

惯例用脚翻译,一切以原文为准。欢迎讨论欢迎纠错。

      Proudest of all the Kings was Ar-Pharazon the Golden, and no lessthan the kingship of all the world was his desire. But still he retained enoughwisdom to fear the Lords of the West, and turned therefore his thoughts to Middle-earth. Now Sauron knowing of thedissension in   Numenor thought how he mightuse it to achieve his revenge. He began therefore to assail the havens andforts of the Numenoreans, and invaded the coast- lands under their dominion. As  he foresaw this aroused the great wrath ofthe King, who resolved to challenge Sauron the Great for the lordship of Middle-earth. For five years Ar- Pharazonprepared, and at last he  himself setsail with a great navy and armament, the greatest that had yet appeared in theworld.             

      黄金大帝阿尔·法拉松乃努曼努尔诸王中最骄傲的一位,几乎渴求着全世界的王权。幸而他还保留着足够的智慧,这令他对西方的统治者们心存敬畏,转而将心思投向了中土世界。索伦获悉努曼诺尔帝国中的纠纷,盘算起该如何利用它实现自己的报复。于是,索伦开始攻击努曼诺尔人的港口和堡垒,入侵努曼诺尔人辖下的沿海地区。正如他预见到的那样,这一行为激起了法拉松大帝的极大愤怒,法拉松决定挑战索伦,以获取中土世界的统治权。他足足筹备了五年,最后亲自带着一支世上最强大的海军和武器启航出海。                                    

      If Sauron had thought thus to decoy the King to Middle-earth andthere destroy him, his  hope deceived him. And Ar-Pharazon landed at Umbar, and  so  great was the  splendour and might ofthe Numenoreans  at  the noon of  their glory  that at the rumour of  them alone all men flockedto their summons and  did obeisance;  and Sauron's  own  servants fled  away.  The land of Mordor he had indeed fortifiedand made so strong that  he need fear noassault upon  it; but he was in doubtnow, and even the Barad-dur seemed no longer secure.      

      倘若索伦的计划是攻击努曼诺尔港口,将努曼诺尔的国王诱骗到中土再毁灭他的话,那么现在他是大失所望,自取其祸了。阿尔·法拉松的舰队登陆乌姆巴尔,此乃努曼诺尔如日中天之时,他们光辉壮丽,威势赫赫,如此强大以至于所有人类仅仅听到传闻,便听从他们的召唤而来,向他们行礼膜拜;连索伦自己的仆从都仓皇逃走。索伦本已加强了魔多的防御工事,认为自己的领地足够强大,可以无惧任何攻击。但现在他犹疑不定,觉得连巴拉督尓也不再安全。 

      Sauron therefore changed his design, and had recourse to guile. Hehumbled himself, and came  himself on footbefore Ar-Pharazon, and did him homage and craved pardon for his offences. AndAr-Pharazon spared his life; but took from him all his titles, and made himprisoner, and carried him at length back to Numenor to be hostage for thesubmission and faith of all who had before owed him allegiance.  

      索伦因此改变了他的计划,决定依靠诡计取胜。他孤身一人,乖乖地步行到阿尔·法拉松面前,向他表示敬意,请求法拉松赦免他的罪行。法拉松留了索伦一命,褫夺他所有头衔与称号并把他囚禁起来,最后,法拉松将索伦作为人质带回努曼诺尔,以此钳制所有曾经效忠于索伦者,获取臣服和信仰。

      'This is a hard doom,' said Sauron, 'but great kings must have theirwill', and he submitted as  one under compulsion,concealing his delight; for things had fallen out according to his design.

      “形势严峻,”索伦自忖,“然伟大的君王必有所欲。”他表面上像是被迫屈服,暗地里却乐不可支,盖因诸事都如他所愿般发展。

(我嚼着安姐这句可以作好几个解释,这里挑了一种)

      Now Sauron had great wisdom and knowledge, and could find words ofseeming reason for the persuasion of all but the most  wary; and he could still assume a faircountenance when he  wished. He was broughtas a prisoner to Numenor in 3261, but he had not been there five years  before he had the King's ear and was deep in his counsel.                        

      此时索伦尚有卓越的智慧与丰富的学识,能用看似合情合理的言辞说服所有人,只有最谨慎者才能不受蒙骗。他也仍可随心所欲地使用美丽的外表。3261年,索伦以俘虏的身份被带至努曼诺尔,但不到五年,他便摇身一变成了国王的亲信,令国王深信他的言辞。

      'Great kings must have their will': this was the burden of all his advice;and whatever the King desired he said was his right, and devised plans wherebyhe might gain it.     

      “伟大君王必有所欲”:这是他所有建议的重点。无论国王所求为何,他都称这是王的正当权利,并且施展计谋使国王得偿所愿。    

(虽然是同样的话,但和小伙伴讨论了一下,安姐在撺掇法拉松时的用法可能倾向于“伟大的君王必行使自己的意志”。然鹅并不知道怎么翻才能表达出两种含义……)               

      Then darkness came upon the minds of the Numenoreans,and they heldthe Guardians in  hatred, and openlydenied the One who is above all; and they turned to  the worship of the Dark, and of Morgoth theLord of the Darkness. They made a great temple in the land and there did evil;for they tormented the remnant of the faithful, and there slew them or burnedthem. And the like they did in Middle-earth, and filled the west coasts  with tales of dread, so that men cried 'Hasthen Sauron become King of Numenor?'      

      就这样,黑暗侵染了努曼诺尔人的心。他们憎恨仇视守护者,公开否认那凌于万物之上的独一者的存在; 转而敬拜黑暗,以及黑暗的主宰魔苟斯。他们在努曼诺尔建造了一座巨大的神庙,在其中从事恶行;拷打残存的忠贞派,杀死或者焚烧他们。就像他们在中土世界所做的那样,那些时日,西海岸处处可闻令人恐惧的故事,人们不禁惊呼:“索伦是不是当上了努曼诺尔的国王?”                        

      So great was his power over the hearts of the most of that peoplethat maybe had he wished  he could havetaken the sceptre; but all that he wished was to bring Numenor to ruin.Therefore he said  to  the King: 'One thing only now you lack to make you the greatest King  in  theworld, the undying life that is withheld from you in fear and jealousy by the lyingPowers in the West. But great kings take what is their right.'  And Ar- Pharazon pondered these words, butfor long fear held him back. 

(语序实在摆不平,我要开始意译了_(:з)∠)_)

      索伦的力量侵入了大部分努曼诺尔人的心,这力量是如此强大,也许索伦想过要做努曼诺尔之王,但最终,他所希望的仍是毁灭努曼诺尔。因此他对法拉松大帝说:“如今,只差一步,你就能成为世上最伟大的王:那就是夺回永生!西方诸神用谎言剥夺了你应享有的永生,令你恐惧和嫉妒(这句不太确定)。但是伟大的君王会去拿自己应得的。”阿尔·法拉松思考着这些话,但长期以来对西方的恐惧使他退缩了。

      But at last evenAr-Pharazon the Golden, King of kings, having lived one hundred   and ninety-two years,(21)  felt the waning  of his  life  and feared  the  approach of  death and the going out  into the darkness that  he had  worshipped. Therefore hebegan  to prepare a vast armament for theassault upon Valinor, that should surpass the one with which  he had come to Umbar even as a great galleon  of  Numenor surpassed  a  fisher- man's boat.  

      然而,即使是黄金大帝法拉松,在他一百九十二岁时也终于(因岁月流逝而恐惧),他感到自己生命的衰弱,害怕死亡阴影的逼近,害怕进入他所崇拜的黑暗。因此,他开始为攻打维林诺准备庞大的军备,他所准备的船只远远超过当初他登陆乌姆巴尔所乘坐的那艘,两艘船间的差异就如同努曼诺尔的巨舰与一只渔民的小舟。            

      There follows a brief account of the expulsion of those of doubtfulloyalty from the western coasts of Numenor, the voyage of Amandil into theWest,(22) the sailing of  the Great  Armament, and the cataclysm of the Downfall. At the end of this, following the words 'ButElendil and his sons escaped with nine ships, and were borne on the wings of agreat storm and cast up on the shores of Middle-earth', is a notable statementof the destruction caused by the drowning of Numenor:       

      下面有一段简短的叙述,关于以下内容:doubtful loyalty(大概是说被视为“奸细”的忠贞派……我不确定是不是这个意思_(:з)∠)_)被驱逐出努曼诺尔的西海岸,阿门迪尔向西航行,努曼诺尔庞大舰队的出征,以及毁灭一切的大灾难。这段文本的结尾,紧随“但是埃伦迪尔和他的儿子们带着九艘船逃了出来,被一场大风暴的翅膀扫到,被抛在中土世界的海岸上。”之后有一段值得注意的叙述,提及努曼诺尔沦亡所造成的破坏:        

      These were much changed in thetumult of the winds  and seas that  followed the  Downfall;  for in some places the sea rode in upon  the land,  and in  others it piled up  new coasts.  Thus while Lindon suffered great loss, the Bayof Belfalas was much filled at the east and south, so that Pelargir which had beenonly a few miles from the sea was left far inland, and Anduin carved a new path by many mouths to the Bay. But theIsle of Tolfalas was almost destroyed, and was left at last like a barren andlonely mountain in the water not far from the issue of the River.  

      在随着努曼诺尔沦亡而来的狂风巨浪中,世界发生了许多变化;因为在有些地方,海水漫过了陆地,在另一些地方,它们又堆积起新的海岸。林顿蒙受巨大损失(指水淹了很多地方,面积缩小了),同时贝尔法拉斯湾的东部和南部都注满了海水,因此,离海只有几英里远的佩拉基尔如今位于内陆,安都因河上出现了一条新航路,许多通向海湾的支流在此交汇(这段完全晕菜,求正解)。但是,托尔法拉斯岛几乎完全被摧毁了,它残存的部分就像一座荒凉的孤山,坐落在离河流不远的水中。


——第一次意识到努曼诺尔的事还有这么一种可能:大眼想报复努曼诺尔,但他自己的军队没办法渡海,于是想刺激法拉松自投罗网上中土给他打,没想到敌人太过凶残打不过,只好临时改主意……哈哈哈哈哈哈。“This is a hard doom。”哈哈哈哈哈哈*2

——到法拉松面前投降的时候强调了是“on foot”,捶地。

——忽悠法拉松的招数和宝钻挺一致的,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把法拉松的野心培养起来然后撺掇他去打维拉……

——卖蘑菇的安利和造神庙真是大眼的标配……


【纯属EG】小镇战争

吸猫吸狗吸鸟吸鼠后遗症。

AU,有点现代化的精和使用动物形体的埃努们。平凡(?)小镇上的愉快日常,不想给自己捅刀。荣耀属于托老,我有ooc和bug。

CP:蘑菇安是必须的,虽然蘑菇蹲大牢呢一时半会出不来……其他想到啥写啥。也可能都是暧昧向。本章曼威和英格威……emmmm大概友情向?


1

      “对不起,我没有听清。请你再说一次好吗?”英格威说。

      雍容华贵的凤头鹦鹉脾气很好,重复了一遍说辞:“四处滋事的恶猫米尔寇已经被捕,不会再给小镇带来困扰。但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你们,我们希望能与你们同住。”

      “噢……”英格威看了看天,已经有些晚了,他急着回家吃饭。但是热气腾腾的晚饭在鹦鹉的要求前骤然隐退。英格威把脱下的外套从右手换到左手,“您的名字是?”

      “曼威,我是鸟王曼威,维拉之首曼威。”凤头鹦鹉客气地对他点头,英格威能清楚地看到他头上形状优美的嫩黄冠羽:“您是一位埃努。”

      “是的。”

      “您刚才说的米尔寇,就是最近小镇上诸多恶性事件的罪魁祸首吗?”阿尔达小镇近来很不太平。厨房的柜子被打开;成串的小鱼干失窃;奶瓶摔破了,牛奶洒了一地;花园里的花被连根拔起,胡乱丢弃。精灵们想了很多办法追踪凶手,却只看到一道一闪而逝的黑影。有精怀疑出没于夜色的鬼魂,也有精声称那是从山林流窜来的精怪。但这都是无凭无据的猜测。很好,现在英格威终于知道是谁打翻了自己书桌上的墨水瓶。

      曼威温和地看着他,带着几分歉意:“是的,他是我的双生兄弟。他总想给你们找麻烦。”

      英格威忍不住叫了起来:“可他是只猫!你们怎么会是兄弟?”

      曼威疑惑地偏过脑袋:“我们都是埃努,为什么埃努猫和埃努鹦鹉不能是兄弟?”

      英格威为失言懊恼。他真正想说的不是这个,眼前的鹦鹉看上去品行端正,为什么他的兄弟是那么一个讨厌鬼?

      半晌无语,曼威甚至低头理了理胸前的雪白羽毛。他看上去气定神闲,不急不躁。可英格威很饿。

      末了,凡雅的王决定由自己来打破这僵持的局面:“您刚才说,为了更好地保护我们,希望能与我们同住。”

      “对,你同意吗?”曼威用了问句,但他快活的语气似乎极为肯定英格威会应允这个要求。

      英格威非常踌躇。尽管是初次见面,他已认定曼威是只不错的鹦鹉,一位慈和公正的埃努,他愿意与鹦鹉交朋友,可让埃努进入精灵们的生活是另一回事。何况,这并非英格威一己之事。他身后是拥有143名精灵的庞大族群。他要为埃尔威、芬威、为每一个精负责。

      曼威仍在等待他的回答。夜幕完全降临,星光轻柔地洒向大地。石子路边栽种的发光植物开始工作,英格威脚边的这一棵是玫红色的小热吻,荧荧光点在空气中浮动。曼威雪白的羽毛都被照得有些微微发红。

      英格威心软了:“也许我们可以试着相处看看。对了,我想您知道,我们一共有三位精灵王,”他恳切地建议,“我可以带你去见他们。”

      “不用这么麻烦,”曼威说,“我的同伴欧罗米已经带着其他的维拉去找埃尔威和芬威了,他们一直希望见到你们,在得到我的允许后就迫不及待地冲了过来。我们大概是速度最慢的一组。”他张开翅膀,扑向英格威。英格威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生怕被那洁白有力的翅膀扫到。不过曼威的飞行技术非常娴熟,他精准地停在了英格威的右肩上。英格威能清楚地感受到曼威的爪子有多尖利——他的力度恰到好处,绝无可能划伤英格威。事实上,隔着一层布料英格威只觉得与鹦鹉爪尖接触的皮肤有些熏熏然的酥痒。而且,他似乎能感受到曼威热乎乎的肚子和绒毛柔软滑腻的触感。这让他的心里像有一百只鹦鹉在跳踢踏舞。

      “走吧,我想你不会介意招待我一顿晚饭?也许还有我的妻子瓦尔妲?”曼威在他耳边说,“她一直在等我们的商讨结果,星光就是她的眼睛。她还说她很喜欢你。你带我们回家吗?”

      “当然。”

(TBC)

P1~2喜马拉雅猫 “以享受生活为猫生目标” 黑脸米尔寇

P3~5 阿比西尼亚猫 “外表安静内心狂热的交际花” 表里不一的迈荣

P6~7  肯尼亚猫 “野性十足的好战分子” 你是欧西吧你……


纸上吸猫时的脑洞。

一切源于P1的喜马拉雅猫配图。庞大的一坨,凶悍严肃的黑脸,再加上那句性格说明……正好最近满脑子维拉拟猫化脑洞,不由自主地就把它和米尔寇对应了起来。

“以享受生活为猫生目标”

——想米尔寇这坑货,喜欢火就到处纵火;想当王就天天搞事;乐此不疲享受得不行。安格班条件那么贫瘠还是要大摆筵席吃喝玩乐;席上还有被折磨的俘虏供他取乐,有歌手唱歌,有炎魔妖狼等安格班居民陪吃;露露说要跳舞他就“行吧看看嘿嘿嘿”。说他的维拉生目标就是享受(杀人放火打劫)生活也没错。

而且这个黑脸,是多么适合米尔寇啊。愤怒之战的时候他“被一脚踢倒在地,黑脸吃进土里”嘛。图下半部是一双黑喵爪,恰似“被精灵宝钻烤灼后的黑手”,完美。


“平时都很懒散,在家中不会看到它们肆意溜达、上蹿下跳的景象。”

——中土知名宅神魔苟斯,溜回中土后怕被打死,一共就出了两次门,其中有一次还是在门口打芬熊。够懒散了。而且显而易见,魔苟斯是不可能在自己的安格班肆意溜达上蹿下跳的。他大概日常就在王座上坐着,或者在地底忙实验。偶尔在大殿里踱步盘算点阴谋。魔苟斯这形体要是上蹿下跳,安格班还不被他自己玩塌了啊。脚瘸了后就更加不能跳了!这个属性也匹配上了。


“它特别喜欢在主人安静待着时趴在你身边。但当你拿出逗猫棒,想和它们一起玩耍时,它就会突然变得很活跃。”

——飞速地脑出了一个趴在王座上看迈荣干活的米尔寇。如果迈荣回头想亲近下米尔寇,米尔寇可能一下子就精神抖擞了“来来来嗨起来”XD。

“也许就是这种动静皆宜的特点,让很多人觉得喂养一只喜马拉雅猫不但能有高贵的一面,也有趣味的一面。”

——不,如果是喵尓寇,不会很多人觉得的……可能只有撸蘑菇大户索大眼这么想,唔,或者老实神曼威也曾经这样想过。

“如果成年后才开始给它洗澡,它血液中暹罗猫的调皮基因就会体现出来,变得极不配合。”

——曼威可能对此有点发言权,毕竟米尔寇刚诞生时应该和埃努们还能正常相处。可是当时一如papa疏忽了,没有好好教洗澡(爱世界啊,爱小伙伴啊,不要乱破坏啊),看后来的米尔寇有多么不配合维拉们工作!


接着翻到了阿比西尼亚猫。其实以前我经常脑的索伦喵是暹罗猫或者波斯猫,但是看到阿比西尼亚猫的介绍后……

“外表安静内心狂热的交际花”

——在奥力工坊的时候奥力以为迈荣是个安安静静搞研究干活的好徒弟,非常省心。却不知他内心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火,就想跟着米尔寇搞事!破坏!瞎造八造!然后就跟着米尔寇跑了,一路堕落下去,蘑菇副官!妖狼之主!人类君王!地球主宰!喵嗷嗷!┗|`O′|┛ ~~

交际花也有点道理,想大眼一会混进精灵里灌鸡汤搞社交卖安利打戒指,一会儿跑去努曼诺尔当国师忽悠法拉松。在安格班时作为副官肯定要和各种黑暗生物黑暗人类打交道,内政外交一把抓。后来自己造魔多,拉了九个戒灵不说,手下还有许多黑暗人类为他效劳。真是social Sauron啊。


“身体修长,眼睛为金黄色,绿色或淡褐色,耳朵很大,毛色非常漂亮。”

——很合适嘛,毕竟大眼也是美过的。火焰之眼也可以脑补成金黄色。

“阿比西尼亚猫给人一种尊贵庄严的感觉,这在猫咪种群中十分难得,正是这一特点使不少爱猫者为之倾倒。”

——拿来描述努曼诺尔国师Tal-Mairon聚聚也无不可……等等,努曼诺尔人信奉索伦时到底在想什么?吸猫?


“年轻人平时工作很忙,满足不了阿比西尼亚猫与人亲昵的需要,它会认为自己受到冷落而感到厌烦,逐渐产生破坏家居环境的行为,最终感到沮丧。但这个矛盾也并非无法调和,你可以为它准备一个豪华猫爬架或者高科技自动激光逗猫器之类的玩具,满足它爱玩的天性。但什么都比不上主人的爱抚对猫咪更有吸引力。”

——崩坏仿句:骤火之战后的米尔寇忙于策划阴谋,满足不了索伦与他亲昵的需要,索伦认为自己受到冷落而感到厌烦,逐渐产生破坏安格班环境的行为,每天都感到沮丧。这个矛盾并非无法调和。米尔寇为索伦选中了一个西瑞安岛攻打,满足他爱搞事的天性。但什么都比不上米尔寇的爱抚对索伦更有吸引力。

欧洛德瑞斯:我跟你们讲你们两个脑子是真的有病!!!


最后,让我深深觉得“这猫真像安姐”的一段话:

外号最多的猫咪。阿比西尼亚猫的名字太多了,很多时候你可能会认为自己发现了N个猫种,但最后查阅资料时发现,说的竟然都是阿比西尼亚猫。

——崩坏仿句:索伦的名字太多了。很多时候精可能会认为自己被N个反派坑了,但最后回到曼督斯殿堂查阅资料时发现,凶手竟然都是索伦。

纳牟:你们都是怎么死的?

精1:我被戈索尔折磨而死。

精2:我被妖狼之主的妖狼围攻。

精3:我死于死灵法师的妖术。

……

凯勒布理鹏:我接纳了一位叫做安纳塔的智者,然而他是个骗子,他就是……

纳牟:好了我知道,都是索伦干的。


下一只是肯尼亚猫。

野性十足,攻击性强,个性独立,能毫无鸭梨跳进水里。最重要的是,经常会对主人发动袭击,还是天性使然。肯尼亚猫进入家庭后,也必须多加训练和管理,要不然扑咬小动物或者主人的行为就会成为它的家常便饭。

欧西:我就是想和乌欧牟过不去。我就是想掀起波浪玩精灵。

米尔寇:来吧!跟我干,给你和乌欧牟媲美的力量!想怎么玩精怎么玩!

欧西:行啊。

老乌:……???

好在,肯尼亚猫与家中其他宠物的友好度不错。于是,

乌妮:回来吧。

欧西:行啊。

米尔寇:……???


纸上吸汪时的脑洞。

P1~P3 爱尔兰猎狼犬  莫名联想到欢欢

P4 阿富汗猎犬  旧梗重提萨鲁曼

P5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吉娃娃的配图神似咕噜

P6 对这本书选择配图的标准产生了一点点疑问……


对着爱尔兰猎狼犬的介绍胡思乱想:

貌似凶猛威严,其实性格善良,十分聪明,非常值得信赖。  

——很好,欢欢也是这样的狗砸。


对小孩很友善。

——比如小时候的三五?比如更小只的牌牌?欢欢宠牌看来可以成立……三儿也许是因为长太大了,欢欢看着就不如小时候可爱了


肌肉发达,体格魁梧,喜欢四处跑,需要十分宽敞的空间。

——没问题。在宝钻故事里欢欢可不就一直在东奔西跑嘛,总是停不下来!


身形高大,常被用来捕狩狼、鹿、野猪等动物。

——狩猎犬的本职嘛,欢欢是个中高手。“他有灰色毛皮,勇猛无倦/专猎恶狼”“他曾经是/维林诺的猎犬,在那里将公鹿与野猪猎倒。”


在贵族人士之间常被作为礼品互相赠送,致使英吉利国王不得不颁发输出禁令。

——emmmmm……所以维拉欧罗米把欢欢送给了精灵王子凯三吗?

崩坏仿句:欧罗米经常将犬系迈雅作为礼品赠送给喜欢的小精灵,致使大君王曼威不得不颁发输出禁令。


喜欢稳定舒适的生活,且十分需要主人的关心。因为它们是一种十分敏感的犬类,当它们无法得到满足时,会变得没有耐心。

——emmmmm……凯三啊,你们……坑了牙口后,是不是忙着惦记宝钻和王权,疏忽了关心欢欢啊……

结论:契合度max啊!


阿富汗猎犬的柔顺长毛和萨鲁曼聚聚的长发是个老梗,怀个旧。

说起来“偶尔会有些神经质”,这点还是挺萨鲁曼的……


脑洞:奥力&雅梵娜师门相互关系

几个疑问:

费费认不认识库茹莫和爱温迪尔……是个谜啊。

但是如果库茹莫见过费费,我觉得他八成非常不待见费诺,看了八卦后对库如莫的脾气毫无信心。另外库茹莫这么有野心,应该不喜欢师父奥力不争不抢无私干活的作风。

雅梵娜怎么看待自己?不太清楚,但在迈荣眼里她八成很强。

列完表后看了一遍,感觉,奥力工坊真是个危险的地方……


刷喵感想+脑洞:安格班诺多辛达游戏公司大乱斗

喵尓寇:

寻宝猎人:去维林诺转了一圈就拎了三宝钻回来,好像挺对的……
离家出走:其他埃努都高高兴兴一起造家一起玩,就他跑出去又乌塔莫又安格班的。说起来这个属性也蛮适合老乌……
四仰八叉:在,在王座上四仰八叉的米尔寇?似乎也没毛病……
偷吃:没错啊,带着蜘蛛去偷吃双圣树,是他是他就是他!

喵伦:

只喜欢你:这个属性太甜了……肯定是对蘑菇说的!
最佳演技:非常准!骗精骗人骗埃努!就是他啊索大眼!
外强中干:哈哈哈哈对啊,虽然很凶,但是经常一被吓就投降……
讨厌剃毛:可以可以,爱美迈雅人设不崩。

把最肥的喵子命名为魔苟斯,然后刷出了粘人的属性……受到了一万点惊吓。但是另外三个属性很合适:贪吃、装傻、最佳演技。蘑菇的形象啊……

第四只迈荣搞定!属性有点神奇……
四仰八叉:好莫名啊,要想象从前干完活的迈雅们去哪个树荫下躺着休息吗。
害怕洗澡:可能是预感到自己这辈子命犯洗澡吧,努曼诺尔洗一圈美善肉身没了,末日火山洗一圈自己没了。
购物狂魔:如果把中土看成商场,各种矿看成货物的话,是挺狂魔的……
杯子杀手:擅长做首饰但造不好杯子么……?

然后琢磨了一下如果中土这些势力都是游戏公司,同时准备做萌宠+收集的游戏(?)会是什么鬼情况:

作风最为凶悍,据传涉黑且上头有人的安格班集团抢先推出力作:妖狼乐园。
新手默认宠物:卓路古因,卡黑洛斯。
可投喂:野兽(低级);人类(中级);精灵(高级)。
食物获取来源:
普通野外地图(刷野兽,低级几率出现人类或精灵小队)。
普通副本:多瑞亚斯边境、西瑞安河口等。
隐藏副本:纳国斯隆德、贡多林、明霓国斯。难度极高且需要前置条件方可开启。
妖狼饱食度满时会进入“活泼”状态,玩家将随机获取萌萌写真,如妖狼打滚,妖狼舔毛,妖狼撒娇等。投喂次数增加,妖狼对玩家的好感度也会提升,好感度越高能获取的写真越多。如果投喂的是稀有食材如“贝伦之手”,妖狼将有可能进入“欣喜若狂”状态,将会带玩家进入游戏内的安格班后殿,有机会获取安格班总裁及副总:米尔寇and迈荣花式写真(。・ω・。)ノ♡

游戏推出后市场反响强烈,以奥力、费诺、乌欧牟为首的多位权威测评家表示此游戏极其血腥黑暗,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且bug成打,氪金过度,建议广大玩家不必试玩,直接举报此游。

随后,老牌劲旅诺多集团第一分公司:费诺里安的设计师凯勒巩和库茹芬迅速推出了一款号称“充分考虑市场需求,新时代健康游戏代表”的新游:好牙口成长日记。
新手默认宠物:牙口
可投喂:蔬菜、谷物、水果、兰巴斯、肉类(普通动物及安格班妖狼肉)、巴拉希尔之戒(稀有食材)。
食物获取来源:
自行种植、野外采集、与人类交易、狩猎安格班妖狼(随机掉落妖狼肉)。
稀有食材巴拉希尔之戒需在地图中遇到随机刷出的npc“贝伦”。此时可将巴拉希尔之戒投喂给牙口,将开启特殊副本“牙口之歌”。
牙口在饱食度低的情况下不可拍照,饱食度满的情况下将掉落普通写真,好感度越高,牙口能做出的动作就越多,包括且不限于:唱歌、弹竖琴、练剑、写寄不出去的情书等。稀有写真“半果的牙口”“被捆绑的牙口”必须开启特殊副本后方可获取ԅ(¯ㅂ¯ԅ)。

此游推出后,诺多集团第三分公司提出严正抗议,指出该游戏擅自使用芬罗德先生的形象,极大侵犯了芬罗德先生的正当权益,要求立刻下架并赔偿道歉。对此,第一分公司的凯勒巩与库茹芬先生表示,游戏内的萌宠名为“牙口”,并非芬罗德,只是不巧长得与芬罗德先生有那么一星半点相似。芬罗德先生的不当要求恕他们不能接受。第三分公司表示若凯勒巩与库茹芬继续这种无礼态度,双方唯有庭上相见。目前,诺多第一分公司的梅斯罗斯先生及第二分公司的芬巩先生已经前往调解,试图和平解决集团内部争端。而“好牙口成长日记”也因此迟迟未正式上市。对此,不少匿名玩家表示了极大的遗憾。“抵制当然是要抵制的,但我真的很想看一眼堂……芬罗德陛下的英姿……”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玩家如是说。

在“好牙口成长日记”深陷侵权风波,“妖狼乐园”负面评价如潮的情况下,低调却实力雄厚
的辛达集团忽然推出力作“汪之旅行”。
新手默认宠物:神犬胡安。
可投喂饲料:普通野兽、精制狗粮、妖狼肉、狼人索伦。
食物获取来源:
普通野外地图、狩猎安格班妖狼(西瑞安河附近出没)、每日登录送一包多瑞亚斯皇家狗粮。
稀有食材“狼人索伦”获取难度极高。需同时刷出地图随机npc“天仙美貌神灵歌声文武双全中土最美露西恩公主”和“野小子贝伦”,才可开启大型特殊副本“露西恩的聘礼”。
胡安在饱食度满的情况下可获取各类萌、酷、帅写真,开启“露西恩的聘礼”副本并高分通关后,地图“多瑞亚斯”全面开放,胡安在饱食度满的情况下将带玩家游览多瑞亚斯各处风景,并有机会获得多瑞亚斯精灵天团写真,内含:梅博隆、戴隆、贝烈格、赛洛斯。

由于“汪之旅行”画风精致,音乐优美,可收集的写真质量高数量多,胡安萌精灵美,推出后广受好评。辛达总裁辛葛在接受采访时更表示,“汪之旅行”不但游戏质量过硬,而且所使用的所有npc写真都经本人授权,绝无“好牙口成长日记”的问题。诺多的凯勒巩与库茹芬、安格班的索伦先后提出了不同意见。辛葛先生给出了有力的回击:
“胡安现在是我们的狗!当时发生的事,要当事狗开个新闻发布会向大众爆料吗?”
“你们用的贝伦之手是怎么回事,我们用的狼人索伦就是怎么回事,呵呵。”
于是两边都没声儿了,“汪之旅行”继续正常销售。

养下一只……然后继续开脑洞ԅ(¯ㅂ¯ԅ)

————更新————

第六只猫开始猫的胃口似乎变大了,因为我这里的曼威喵忽然!开始!一顿要吃75的猫粮,之前的猫猫都是40一顿!

花擦,大君王了不起啊!一个喵吃等于蘑菇+迈荣的量,难怪蘑菇酸溜溜了,换我也不爽啊!

但看了看喵名我又淡定了,毕竟,维林诺的维拉们“高兴时会披上形体大吃大喝”,何况又是自己带头召开盛大筵席的曼威。

基友那边儿的第六只是迈荣,百思不得其解,“娇小的迈荣为什么胃口也这么大”。我思考了一下认为可以理解为迈荣吃一份打包一份,然后去探望坐牢的蘑菇……这是家属送饭啊!是糖!

【蘑菇安】阿尔玛仁岛惊变(下)

上:http://huanyanjin740.lofter.com/post/1ee986d0_ee76268a

 

四.阿尔玛仁岛·惊变

(伊路因从天空坠落,轰然巨响震动群星。洪水交织着火焰,疯狂流窜,燃遍大地四肢百骸。阿尔玛仁岛上的维拉遽然起立,众迈雅惊慌不已。)

雅梵娜:听!所有植物在向我求救,百兽仓皇奔走。

乌欧牟:大地剧烈震动,海浪喧嚣翻涌。

瓦尔妲:星辰也在哭泣,北方燃起一线不祥的红。

托卡斯:究竟是怎么回事?

奥力:伊路因之光,伊路因之光熄灭了!

欧罗米:我们立刻赶去!

曼威:(看向黑暗的天空)我去欧尔莫!

(维拉们兵分两路)

曼督斯:悲剧已经发生,悲剧仍将发生。

伊尔牟:哥哥?

(伊尔牟若有所思,曼督斯沉默不语。)

 

(欧尔莫前,化风的曼威第一个赶到。)

迈雅B组(炎魔分部):

放纵,渴望,征服,毁灭!

我们是吞噬光华的幽冥,盘桓地穴的重重魅影;

凄厉嘶吼的魔音,不可阻挡的火焰灾灵。

我们的欲望永无止境,贪恋无上荣光的灰烬,

自飘渺虚空跃入地心,在熊熊烈火中狂笑前行!

放纵!渴望!征服!毁灭!

维拉欧卡,高呼吾名!

追随神圣的主君,摧毁乏味的光明!

 

曼威:(惊愕)米尔寇?

迈雅A组(光明):

他的黑暗更胜空虚之境,

扭曲如他自己投下的阴影!

米尔寇:你?来得正是时候!

(欧尔莫的灯柱被米尔寇击倒,伊路因的灾难复现)

曼威:(震怒)米尔寇!

(曼威不得不全力遏止欧尔莫之光引发的大火,冰冷汹涌的暗流依然扑向四方,匆忙抵达阿尔达极南的维拉们顾不上追击米尔寇,纷纷出手维系大地的崩裂。随维拉们赶来的迈雅与米尔寇的仆从交战。)

众维拉:光明已逝!

米尔寇:黑暗降临!

合:阿尔达之春走向终结!


迈雅A组(光明):结局未定!

迈雅B组(黑暗):终有一战!

合:这是属于我们的时代!

 

曼威:

我见证了世间第一场背叛,

当明光坠落化作灭世之焰;

亦预见到连绵不绝的战争,

诸神也唯有默然合上双眼。

米尔寇:

让阿尔达随我投身于黑暗,

困厄悖谬将无休止地上演;

希望与荣耀总是背道而驰,

万物沉沦于恐惧永无安眠!

奥力:

将意图和欺骗强加于自然,

你实已是邪恶残忍的根源!

卑劣恶行玷污了无暇大地,

践踏了众埃努的无私奉献。

托卡斯:

胡言乱语何其疯癫,

你的大言不惭更胜从前!

我没有曼威的仁慈与识见,

只知该追缉你到海角天边!

米尔寇:

哈哈哈!追缉我,

在地球崩裂之后,还是末日降临那天!

(米尔寇趁乱遁向黑暗的远方,托卡斯挥出的拳头落空,而奥力在为米尔寇战斗的迈雅中看见了自己的学生迈荣。)


迈雅A组(光明):毫无道理,战火已爆发;

迈雅B组(黑暗):永不消散,甜蜜的阴霾;

迈雅A组:请快醒来,大地不该蒙受悲哀;

迈雅B组:请加入我,疯狂追逐爱与伤害;

迈雅A组:执迷不返,谁在坠向邪恶尘埃;

迈雅B组:摒弃软弱,唯有暴力掌握事态;

伊尔玛瑞:坚守理性;

埃昂威:紧握信念;

勾斯魔格:打破命运;

迈荣:重塑世界!

 

众维拉:光明已逝!

米尔寇:黑暗降临!

合:阿尔达之春走向终结!

 

迈雅A组(光明):结局未定!

迈雅B组(黑暗):终有一战!

合:这是属于我们的时代!

 

曼威:你贪求的是你一己的体验;

米尔寇:你所想的是你不知的造物;

埃昂威:我是为您击破长夜的利剑!

迈荣:我是为您焚毁星辰的烈焰!

合:

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阿尔达无法挣脱的因果之线;

暗影之海是世界的泪,

再等不到流尽的那天。  


曼威:

你以诡计谋得短暂狂欢,

这种成功只是惊鸿一现,

就算蛰伏于最幽深的要塞,

光明终将驱散你播洒的黑暗。

米尔寇:

但我已摧毁你的美梦,

牢牢记住这漫长的一夜,

等待毁灭抑或去享受灾难,

我是你挥之不去的永恒梦魇!

奥力:

长久的困惑终于解开,

真相令我痛心一度无言,

你背叛我的信任抛弃光明,

任由灵魂在罪恶彼岸搁浅。

迈荣:

这是我最后一次如此呼唤,

我的导师奥力、所有工匠的主宰,

您的教诲已不能令我满足,

我愿背弃所有换取米尔寇的恩典!

奥力:

难道是我的教导有失?

为何未能挽救你的偏激轻率。

倘若心中美善烟消云散,

再多精妙技艺也是徒然。

不要相信米尔寇的谬语荒言,

你永不能得偿所愿,

盲目创造只能带来破坏,

永远沦陷在错误的深渊。

迈荣:

我们本应学会忍受苦难,

生活是条条多变的弦,

谁若只爱一个音调,

灵魂终有干涸的一天。

我必须掌握这些,绝不能停滞不前,

破坏是必要的前奏,

潜力生自残酷的极端。

我折服于米尔寇的魔力,

全心崇拜他的极致之乐!

奥力:你错了!

米尔寇:

够了,够了,奥力·马哈尔,

他是我的迈雅,不再从属于你。

你修复了万千作品,

我却得到最特殊的一件。

一个受我洗礼的灵魂,

一簇无所畏惧的火焰!

 

米尔寇&迈荣:

谁能将米尔寇阻碍?

谁能否认米尔寇的胜利?

愤怒吧,悲伤吧,屈从吧,反抗吧,

此皆收获,此皆享受,

此非开始,此非结束。

我们在这里所做的,

不过是宣战的号角,

不过是未来的投影!

分裂、战争、动荡,

万物都无法逃脱的体系,

宇宙的运行自有规律!

(米尔寇大笑着拎着迈荣消失在黑暗中。)

 

众埃努:

众海翻腾,群山不令;

万物凋敝,赤地千哩;

阿尔玛仁,蒙福之地,

阿尔达之春,美丽的家园,

我们曾在风中欢庆,

而今一切亦如风逝去!

 

五.凛吉尔内海上·春之沉眠

(米尔寇成功脱逃,维拉们维系住崩裂的大地,但阿尔达之春已终结。中土的无数美好事物在米尔寇的黑暗中沉眠,“雅梵娜的沉睡”开始。)

众埃努:

此地曾有芳草萋萋,而今徒留满目疮痍;

此地曾有惠风和熙,而今风拂空谷低泣。

后世会如何传唱呢,后世会如何传唱呢?

那已经消逝的春光,天地间极盛的美景,

我们只愿创造欢喜,世界却留下苦痛记忆。

这绝非我们的所求,该如何为伤毁谋求治愈?

 

雅梵娜:

睡吧,睡吧,我深爱的孩子,

怀抱希望安然酣眠,

我将为你们抚平一切忧伤疲惫。

欧罗米:

睡吧,睡吧,最自由的生灵,

维拉罗玛声震大地,

我将为你们扫荡魔怪劈散黑云。

瓦尔妲:

睡吧,睡吧,繁星守护大地,

聆听祈祷,赐予安宁,

如众神之眼,温柔眷顾永不离弃。

乌欧牟:

睡吧,睡吧,水会将光寻觅,

江海变幻,潮汐复归,

生命之泉依旧潺潺流淌,变幻不息。

曼威:

微风吹散重重迷雾,冰川悄然滋养绿意;

纵然春之余音消逝,新的旋律仍将响起。

吾等永存,而万物有其消亡,

一切应受预料,一切应被考虑。

纵然恶将不断兴起,新的美善也将藉此诞育,

如繁花覆盖荒芜废墟,如光明重临大地。

 

众埃努:

此地曾有芳草萋萋,而今徒留满目疮痍;

此地曾有惠风和熙,而今风拂空谷低泣。

我们懂得爱之欢欣,也已亲历恨之可怖。

是否足够审慎便能阻止灾难?

是否给予希望便能治愈伤毁?

伊露维塔啊,伟大的独一者,

我们爱阿尔达胜过一切,

必将为它找回所有欢喜,

静静等待一个苏醒,

静静等待一个降临。

(然后维拉们就拖家带口地跑去造维林诺了)

The End


注解:

1

米尔寇用冰造灯柱出自lost tales,此设定下没有动手推灯。维拉在灯柱融化时才发现米尔寇的诡计,之前被他蒙蔽维持着虚假和平。

宝钻中米尔寇趁托卡斯熟睡潜回阿尔达。阿尔达之春被荼毒后维拉们有所察觉,但米尔寇抢先发动战争,率军攻击巨灯并推之。

二合一主要是因为我既想看米尔寇耍诈又想看米尔寇推灯……

 

2

宝钻中,米尔寇推完灯就摸黑溜了,没被维拉们逮着。

但是不见个面肿么同台吵架。遂私设蘑菇当着曼威的面推了欧尔莫然后溜之大吉。赶来抢险救灾,却目击了犯罪现场的曼威受到暴击三连:“阿尔达的伤毁”“、米尔寇的背叛”、“煞笔兄弟满嘴跑火车”。

曼威聚聚太不容易了。

尽管如此,写这段时候我满脑子都是:

悲痛又愤怒的曼威:敲里凉!米尔寇我敲里凉!

瓦尔妲第一次看到曼威这么生气,大惊,赶快给老公拍胸口:悠着点儿,都气成飓风了,气坏了自己还怎么打米尔寇!

米尔寇:你洒了吧,我凉不就是你凉?(一边跑路一边还要回头做鬼脸)

莫名其妙被艾特的一如:你们这群熊孩子!=皿=

 

3

宝钻中,迈荣究竟是何时投向米尔寇的不太好确定。阿尔达初创这时间点略模糊。Home中则是如此描述的:

或是大乐章时,或是进入一亚后,米尔寇笼络了不少迈雅秘密为他效劳,如后来我们所知,这些迈雅的首领是索伦。此时机会来临,米尔寇再次接近阿尔达,为阿尔达之春惊愕不已,决定将它毁灭。

因此本篇私设,米尔寇在阿尔达之春前已经和迈荣打过交道并蛊惑之。迈荣最初尚有挣扎,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倾向于米尔寇,虽然他自己还没承认,所行已与米尔寇的奸细相差仿佛。春之筵席事件后彻底认清自己的目标,遂孤身前往米尔寇的领地投诚,在巨灯事件中正式站到维拉们的对立面,他的背叛也终于为奥力所知。

搞这个设定主要是觉得,蘑菇每次诱拐迈荣的过程都自带色气,瞻前顾后要堕落不堕落的迈荣又挺好吃的,忍不住就想延长下这个诱拐过程,多脑几口粮。

 

4

宝钻里,阿尔达北的巨灯是伊路因,倒下形成赫卡尔Helcar内海;南边的巨灯是欧尔莫,倒下形成凛吉尔Ringil内海。不过lost tales里:凛吉尔是北边的灯柱,南边是赫卡尔。不管南南北北怎么变的吧,想想后来蘑菇被芬熊抄着同名宝剑砍了七下,嗯……倒也蛮因果报应的。

 

赠品:

曼米兄弟掐架的EG:

曼威:

灯明灭,雪消冰融;雾朦胧,祸起西东,

浪翻涌,奔流成洪;星陨落,天也悲恸。

悔当初,太过优容;大错铸,万载无功。

兄弟情,转眼成空;世间恨,古来相同!

人随风,命随风;忍回首,前尘如梦,

好维拉,何惧峥嵘;叹苍生,都被红尘捉弄。

米尔寇:拜拜,拜拜,咱俩画风不一样,和你玩不下去。溜了溜了。

曼威:滚回来!

瓦尔妲:亲爱的,灯在南北不在西东。

曼威:亲爱的,没关系,拿咱们的即时位置当参照物算的。

欧西:你们……有时间唱歌,能不能……自己……飞回去?

(Lost tales中,巨灯崩塌,海平面上升,淹了群岛和维拉们的脚,是欧西召集了自己的子民,拖着岛带着小伙伴们返航的。给为人民服务的欧西鼓掌!)


【蘑菇安】阿尔玛仁岛惊变(上)

咸鱼练笔。虽然也没练出啥……

时间:巨灯纪末。

地点:阿尓玛仁岛、黑暗山脉。

人物:米尔寇、迈荣、曼威、奥力、众维拉迈雅。

情节:使用Lost Tales+宝钻的混合设定:米尔寇假意帮助维拉,用冰修建了两根灯柱安置奥力所铸的巨灯。迈荣背叛奥力,向米尔寇传递阿尔玛仁岛的情报。米尔寇伺机推倒巨灯,洪水和黑暗席卷大地,阿尔达之春终结。

预警:有OOC和各种私设(注解见文末);以及还是想看他们唱着歌连吵带打,所以体裁一如既往的坑_(:з)∠)_。

蘑菇迈荣的场合,氛围可参考:

Das Lied vom Meister :http://music.163.com/#/song?id=1371261

 

一.阿尔玛仁岛·曼威的筵席(尾声)

众埃努:

阿尔玛仁,蒙福之地,此间欢乐,无穷无尽;

苍穹之下,大地之上,美景活力,光芒四射;

无尽操劳,只为此刻,

我们心满意足,沉醉流连。


挽起微风臂膀舞蹈,聆听流水低吟浅唱;       

绿意自大地四隅萌芽,百兽于林间水泽漫步;

伊路因的光辉美如天空,欧尔莫的金芒绚烂无双;

巨灯之光交汇所在,

多姿多彩令人目眩神迷;


阿尔达之春,美丽的家园;谁都会爱上她吧!

伊露维塔的儿女何时到来?他们也会爱上她吧!

阿尔玛仁,蒙福之地;此间欢乐,无穷无尽;

愿这春光,永不褪色,

喜乐长存,直至时之终焉!

(众埃努或闲聊或小憩。托卡斯在奈莎身边入睡。)

(迈荣悄悄离开。)

 

二.黑暗山脉·冰之密谋

米尔寇:

阿尔达的春光欣欣向荣,

维拉们载歌载舞欢庆胜利;

我在黑暗中耐心守候,

诅咒每一张欢笑的脸。

他们曾成功将我赶走,

难道以为这就是终结?

几句悦耳的蜜语甜言,

足可哄骗我的好兄弟,

他相信我愿与他们和解,

从我手中取过晶莹的冰。


凛吉尔!赫卡尔!

屹立南北两极的冰之高塔,

美轮美奂仿佛淡蓝水晶;

一双刺向大地心脏的利刃,

天际群星也当为之战栗。

无论是精通物质的奥力,

还是掌管众水的乌欧牟,

茫然不解几乎目盲口哑,

说不出半句反对的话语,

看不穿潜藏美中的杀机!


谁有资格与大能者比肩?

谁能勘破米尔寇的妙计?

尽情享受短暂的福乐吧,

全心赞美巨灯的光辉吧,

我在黑暗中耐心守候,

等待一个小小的讯号,

便为你们揭开毁灭的序幕!

 

(停顿)看看是谁来了,

徜徉于荒野的迈雅,迈——荣。

你是为奥力效命的傀儡,

还是为米尔寇带来佳音的信使?

我已给过你选择的机会,

而今你孤身踏上我的领地,

可知若再拒绝将是何种结局!

迈荣:

请收起无谓试探的言辞,

您该不想动摇我的决心,

我还不是您辖下的仆从,

也不是任何维拉的傀儡!

米尔寇:(嗤笑)

看来,你与奥力尚有师徒之情?

好个虚情假意的崽子,

若你仍奉奥力马哈尔为主,

怎敢做出背师忘恩之事?

迈荣:你知道!

米尔寇:(摸)

看看这姣好的面庞,

还有这纯洁的眼眸,

唯有撕下乖顺的皮囊,

方可识见诡计多端的心。

伊路因的灯柱剔透无暇,

你却明白它的不堪一击。

谁在奥力面前为我遮掩,

巧言诡辩打消他最后一丝疑虑?

莫非你以为我远居黑暗山脉,

便无从掌握自己迈雅的言行?

迈荣:你的……迈雅?

米尔寇:(挑开迈荣的衣领,刺破胸前皮肤)

猜猜这颗金色的心脏,

如今烙下谁的姓名?

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尓已让我等待多时;

我欣赏你的狡诈大胆,

然大能者的宽容总有限度。

迈荣:

呵呵呵哈哈哈哈!

原来一切都在您意料之中?

大能者,米尔寇大人。

我该为此恐惧战栗,还是由衷幸福快意!

您的智慧与力量一样可怖,迈荣自认无路可逃。

不,我也不想逃!

(屈膝)

您所展示的强大意志,

是我毕生不敢奢望的奇迹,

永恒大殿中骤然炸裂的旋律,

经历漫长岁月终究夺去我的生命。

我已背弃侍奉的维拉,

舍弃往昔所有信仰荣光,

从此您是我唯一的主人,

我愿为您献上自己的灵魂,

以及我所拥有的全部,

以及不可知的未来。

而您,(抬头)

您会给我一切想要的!

米尔寇:

(捏住迈荣的脖颈,交换一个沾染鲜血的吻。)

如你所愿。

 

三.黑暗山脉·允我堕落

众精怪幽魂:(低声)

我们是什么,我们是什么,

迷失于残破的回响,赢取被束缚的新生;

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

在黑暗之主的领地,跳起永不止歇的舞。

幽魂A:我是枝头凋零的树叶吗,还是林间的一只松鼠?

幽魂B:我是未曾出现的生灵吗,还是自然的一抹残影?

众精怪幽魂:

然而一切均无意义。

时间早已停滞,存在亦是谜题,

我们只是在这里,

追逐着不谐之音,享受罪恶的安宁;

他无知而残酷;

他们毫不关心。

 

迈荣:

我的今天反对我的昨天,

我的明天已被亲手祭献;

于无形桎梏中苦苦寻觅;

祈求命运之主施予恩宠。

米尔寇:

从此你不再需要祈求,

这个灵魂为我所有;

你在我面前拥有资格,

你的命运与我相连!

迈荣:

混沌冲刷下我疲惫麻木,

随时间推移我学会沉默;

欲望赋予我行动的自由,

除思维感觉我一无所有!

米尔寇:

愚者褒扬原初的败坏,弱者服从强力的压迫,

盲目屈从者,必将走向毁灭;

忍受停滞弱化,生命也会停摆;

谁上升,谁堕落,谁是真,谁是伪,

投向我的怀抱,在我掌中起舞;

我将见证你的堕落,

我将为你指引未来。

米尔寇:你看见了吗?你明白了吗?

迈荣:是的!是!我能看见……我能感觉……

所有生命都在释放力量,

自由是凌驾本应服从之物;

意志是没有意志的结果,

永恒是深陷轮回的轮回!

米尔寇:它将属于你,而你属于我,除此外一切皆无!

迈荣:除此外一切皆无!

 

迈荣:掠夺勇气与权力,握住通向虚无的钥匙;

米尔寇:感受他我的在场,把握纯粹的意义;

迈荣:赠我秩序与理性,赠我和谐与至美;

米尔寇:为了必要的效仿,实施黑暗的冒犯;

米尔寇&迈荣:

享受绝望的快乐,跨越个体的极限,

反对僵化的智者,摆脱凝滞的灵魂,

抹去神圣的祝愿,高举自己的来路,

投身世界的游戏,一切都将被超越。

米尔寇:

向我跪拜!向我臣服!

向世界发起进攻,剥夺宇宙的光明,

用这炽热点燃一切!

承担起我们之间的割裂,

以米尔寇的名义存在!

迈荣:

我的感官是多么愉悦,

我的灵魂正发出咆哮;

痛苦令我兴奋,

难道这不是一种享受!

将我拥入你的世界吧,

我会击溃一切谜题!

众精怪幽魂:

大能者捕获了新的猎物,

谁不为堕落欢欣鼓舞;

让我们成为那种东西吧,

我们现在还不是的那种东西!


米尔寇&迈荣:

我们全都彼此相似,

除了力量不同之外;

法则的虚伪压迫一切,

没有群体不与自然为敌;

只能存在一种战争状态,

世间的价值不可调和。

向我跪拜!向我臣服!

向世界发起进攻,剥夺宇宙的光明,

用这炽热点燃一切!

随/允我堕落!

亲吻最浓重的黑暗,掀起最狂乱的风暴,

我们的力量将令世界侧目,

我们的意志无人可以相抗!

众精怪幽魂:

赋予我全新的意义,我将为你书写厄运!

时间不断前行,头尾闭合回环,

在变化消逝里维持自身;

我们只是在这里,我们永远在这里,

追逐着不谐之音,享受罪恶的安宁,

解放自己的本能,扩大权力的企图;

他无知而残酷;

他们毫不关心!

全员:

随/允我堕落!

谁不为堕落欢欣鼓舞,

让我们成为那种东西吧,

我们现在还不是的那种东西!

(迈荣向米尔寇报告阿尔玛仁岛概况。蘑菇开团推灯。)

——为排版计我要分个上下,划不动了——

下:http://huanyanjin740.lofter.com/post/1ee986d0_ee7626b7

起因:昨天的笔记泰维多救菇

蘑菇咬手指的画面太震撼了,遂翻出个表情瞎改……

然后……

米尔寇的申请很快得到了阿尔达居民的热烈回应:

众维拉:呵呵。

众精&人:滚。

埃兰迪尔:吃我大光灯。

索伦:……这个真没法咬。我打魔戒去了。

多年后蘑菇安在虚空会师。

米尔寇:打什么戒指,还不如打个至尊魔牙。不怕掉还能啃两口黑夜之墙。

索伦:神tm啃黑夜之墙!我现在写信给埃昂威说真心忏悔还来得及吗?

埃昂威:来不及,你早干嘛去了。(To 埃兰迪尔)接曼威大人通知,防火墙加个索伦的黑名单。

埃兰迪尔:妥。

索伦:_(:з」∠)_

米尔寇:……默默撸猫。


最后:

如果大眼用的是至尊魔牙,

他就可以get一个新外号:

铁齿金牙索大眼√